Skip to content

2022年 8月 9日

销毁核武取信美国,原谅日本侵华,教授时殷弘语出惊人有何居心?

是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会在东亚地区通过拉拢周边国家的方式继续给中国制造麻烦,对此,我们要下定决心,通过长时间的耐心和努力来优化中国在该地区的利益格局,维持周边外交的良好环境;二是在全球化或要变天的大环境下,真正通过稳增长、调结构和深化改革,大力开发国内和国际市场资源,显著减小中国对外部市场的依赖程度。

中美两国例如就朝鲜问题、日本问题、东海问题,现在特别尖锐的是南海问题,以及其他中国周边问题,实际上某种意义上也是美国周边的麻烦。

像这样的学者,不可能不学无术,也不可能犯低级的错误。

例如,无论是集现实政治(realpolitik)、种族主义和牛仔精神于一身的西奥多·罗斯福(他在发动美国兴起为世界强国的权势飙升过程中起了巨大作用),还是开启冷战时代和遏制战略的杜鲁门,其对外政策分明显现出所有三大主题,就西奥多·罗斯福而言尤其如此。

主持人:如果如您所说,奥巴马当选,是否会减少美国对国际秩序的关注,变得更加内视?时殷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由于美国目前最大的敌人是在自身不健康的经济状态,因此美国理应把目标和眼光更多的放在国内,来缓解国内的问题,这是无可厚非的。

在中国的发展太过迅速,让这些西方国家感觉到了威胁,他们害怕中国会抢夺他们的利益。

就全球和美国来说,尽管现在情况都预兆不祥,但是我们仍然希望通过努力,通过有关各国社会内部的力量,来争取使中美关系在特朗普担任总统以后,保持一个起码的稳定。

主持人:今天就有一条新闻,说现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了给其他国家一些支援,比如巴西、墨西哥,整体的支援之后,已经用总储备的70%了,受到美国金融危机波及,未来钱从哪里来已经是个大问题。

就此,汉廷战略讨论的压倒性共识在于,弱者必须拥有和平,哪怕是朝贡式的:汉议击与和亲孰便。

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他们天天唱衰中国,拿外国的客厅和中国茅房做比较,天天吵吵着:中国要完蛋,美国有言论自由,有民主自由,美国医疗系统先进等等。

礼物之所以被双方讲成是贡物,在华夏帝国方面出于阿Q精神和宣传策略,在罽宾方面则如后所述出于旨在商业好处的实用主义。

**用金灿荣教授的话说: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承认中国崛起的,就是中国的公知。

位看别人的缺点(但不看自己的缺点)和一位看别人的优点(但不看自己的优点)一样都不行。

他读了许多历史、政治及哲学书籍,还读了近乎所有可以搞到的中译本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

对于中国来说,一个在显著变弱和失序中的美国和西方必然给出非同小可的战略和外交机会,但也将会在中国自身经济和金融相对为难的时候严重地加剧这一困难;另外,美国和西方的变弱和失序可能使得中国中长期在对外战略政策上更加大为发力,大作进取,战略审慎减少。

这两者我想都要结合起来。

显而易见,总的来说,此类经贸活动对中国和合作伙伴的利润前景相当有限,中国资金将低回报地大量外流,而且与在发展中世界颇为急速的、非常广泛深入的介入相伴的是各类有关纠葛和风险显著增加,这不会给中国带来关键裨益,即大大促进自身系列广泛的技术更新和升级。

通过此次试验,美国证明了这一路线不但不是错误的,反而是非常正确、适应目前的要求的。

**可我们为什么要如此在意西方国家的看法?图13时殷弘教授的言论立场,并没有将中国与这个世界平等看待,他在提起一些匪夷所思的论点之时。

但现在与20年前不同的是,欠发达世界的技术落后、世界市场劣势和金融劣势已变得更为严重,在这些领域它们对发达世界的依附也因此加大。

在中国的悠久政治经验内,有一种哲理性和现实感兼备的、集中致力于中国自身稳定和繁荣的战略保守主义。

Read more from 图书

Share your thoughts, post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Note: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ever be published.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