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22年 9月 21日

《星际穿越》已完全破解

此外,由诺兰执导的另一部大片《盗梦空间》也将于8月12日在全球范围内重映;新片《信条》8月26日起全球公映,有望与中国内地观众在大银幕相见,诺兰迷们可以一饱眼福了。

第一个小时,也就是库珀与墨菲未分开的部分,铺垫地相当细腻,于是观影中,感觉时间非常慢且稳,接近一般时间。

萨根的原型小说出版于1985年,同名电影在1997年放映,无独有偶,马修·麦康纳在影片接触中担任了主角,他第二次在电影镜头中穿越了虫洞,从第一次穿越到第二次穿越,从1997年到2014年,18年的时光悄然而去,虫洞的奥秘依然在那里,而电影艺术家有了神奇的多媒体技术手段的支持,大制作手笔展示了未来星际穿越和星际迷航的艺术情景。

**起重机加套索让演员失重**关于失重场景,导演诺兰的做法是建造了一个可以360度滚动的走廊,摄影机被安置在走廊底部,按照设计的轨道进行运动,以排出演员们失重的情景4。

在索恩的帮助下,诺兰和他的团队一起从观众的视角,把震撼人心的虫洞穿越和美轮美奂的土星相遇完美呈现在了银幕上。

这里是加拿大艾伯塔省的奥科托克斯,也是《星际穿越》中库珀农场的取景地。

它说的是:‘对,那外面就是有什么东西在。

某个制片人可能给了他一个更好的剧本。

然而你看到的那个小点就是从火星上看的地球。

宇宙的浩瀚,人类的软弱,但他们的无知和无畏,无论在视觉上还是心理上都极为震撼,充满了悲凉的诗意。

在获得加拿大农业部的许可后,诺兰与制作设计师内森·克劳利一起会见一个名叫里克·西尔斯的农场主。

迪兰·托马斯希望这首诗可以唤起父亲战胜死神的斗志,不要放弃任何活下去的希望,这也与《星际穿越》探索生命,爱与死亡的主题不谋而合。

电影也是因为这一重要而又真实的现象奠定了整部电影的理据。

Ⅴ-为什么优先选择曼恩星球而不是埃德蒙斯星球?首先是因为从信号上来看,埃德蒙斯信号已经断了,而曼恩信号还在继续,其次是因为曼恩履历更牛掰,所以理论上最可靠,最后是因为在经过米勒星球的折腾,原来的燃料已经不可能支持他们在探险完埃德蒙斯星球后再次返回地球,而男主是想全家团聚的,还有就是从男主的心理来看,女主布兰德是有私心的,因为他的男人可能还在休眠。

没有一秒钟的废镜片,也没有人呼吸急促、心率加快的时刻。

那么现在就以一个文科生的角度来剖析这部影片吧。

医生还不忘补充一句,你是一个124岁的老人,哈哈,比较统一细腻。

经过第一次冒险的折腾,他们只有两个选择:a、去曼恩星球,留着燃料回地球,再把地球人带过来;b、去爱德星球和地球永远说再见。

强调这一点,关乎观众对与名有关的事实细节理解。

诺兰说,这就是这部电影的灵魂。

���s�,科幻电影类型既满足荧幕视频想象,又满足人类对于科学未来的好奇心,大家当然非常喜欢看。

觉得他们就是未来的地球人,地球有救了,于是给立方体里的另一个自己传递灰尘坐标(对应片头屋里掉落灰尘),再通过自己送给女儿的表的指针,用摩斯密码,把黑洞数据传递过去。

问题五:布兰德老教授的公式且不说那个公式到底是什么理论,但如果解开那个公式会得到什么呢?我看很多解析都在说最后墨菲解出的答案就是老教授没有告诉世人的答案,其实不然。

卡尔写了一本科幻小说,希望把小说里的科学理论写的准确一点,想让基帕·索恩指点一下。

Brand教授认为,人们不会大公无私的为了拯救人类而团结起来共同合作,他们只有觉得自己将会被拯救才能一起工作。

计划B,出去寻找宜居星球的宇航员不再回来,他们携带的人类受精卵将会在其他星球上开始新的生活,地球上的人类只能自生自灭。

我的理解是,就算他现在不给坐标,they还是会制造别的机会,也就是说根据墨菲定理whatevercanhappen,willhappen,所以他越早传送信息就能在这个维度争取越多的时间。

又不得不说,影片是用心良苦啊,用色调唤起观众在观看时的感受。

浩瀚的银河,一望无际的空洞。

在现实面前,难得的逃离是如此珍贵。

索恩曾一度花费两星期时间游说克里斯托弗放弃一个关于角色超越光速飞行的想法,他也表示,片中角色到访之一个冰星球是他能够容许的最大艺术自由创作的范围29-30。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最初担心合乎科学准确度的黑洞对观众而言未必能够理解,而有可能需要不合理地改变外观,但最后他认为只要他能维持一致的拍摄角度,这样就能让效果可以被观众理解。

这种要求逻辑断裂的情感推导,我认为是造成DavidEdlestein所说的俗滥戏码的关键原因。

也许下一步还要突破,就应该且只能转而重新完全向内出发,挑战自己——而非蝙蝠侠或人类——心灵最深处那本源的光暗。

科幻小说《三体》作者刘慈欣在采访中说他读罢克拉克的科幻小说《2001:太空漫游》,突然感到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孤独地面对着这人类头脑无法把握的巨大的神秘。

这便是诺兰在配乐上所花的心机。

这个理论上高维空间在屏幕上的视觉显示是一个球体,而不是一个平坦的隧道开口。

在那里男主认识了老教授和他女儿布兰德博士,并得知,前NASA成员仍秘密进行拯救人类的计划。

在揭晓答案的一瞬间,诺兰的科普叙事彻底由人文主义的无力滑向其从业以来长期展现的虚无主义,急转直下跌入无尽深渊——可气氛却已在汉斯•季默以伦敦圣殿教堂管风琴为主音的锣鼓喧天之下烘托到顶点,又不可能再往上行——就只好变成一场喧闹的悲喜剧。

托马斯,Thomas,本义双生,指向耶稣十二门徒之一,多马。

就是那儿。

Read more from 图书

Share your thoughts, post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Note: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ever be published.

Subscribe to comments